因为胆小而吓到迁都的周懿王姬囏

http://www.todayonhistory.com/people/201910/\

  话说,西周自周昭王和周穆王两代天子东征西讨之后,国库空虚,日渐衰败,周王室对诸侯方国的统治也常常有心无力。到了周恭王()时期,依然大摆天子的架子,出游时浩浩荡荡,以此维系宗周统治。但当时已经有很多诸侯不听政令,周恭王不惜将周都附近的土地都封赏给诸侯们以收买人心求安定。

  但继任的周天子周懿王却生性懦弱,更无力稳定江山。在其任内15年里,政治逐渐腐败,国势不断衰落。而常年被压制的西方犬戎便趁机兴兵袭扰边疆,甚至好几次差点达到了宗周国都镐京。也就在周懿王上任的第二年,天气恶化,北方的游牧民族生存受到了威胁,犬戎严狁便率领大军入侵,疯狂抢夺周人的财物。

  西周边关的守军无力抵挡犬戎的疯狂入侵,一直败退到岐山,然后赶紧向周天子求援。周懿王紧急征调精锐部队赶赴前线,北抗犬戎。后周懿王命令虢公率领西六师征讨犬戎,最终在凤翔一带两军对阵,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最终击败了犬戎,严狁败逃至太行山。

  这次犬戎入侵,让周懿王胆战心惊。但除此之外,还有个更让他寝食难安的事情,那便是他上任第三年出现的“天再旦”,也就是日全食。古人特别信奉天象,周懿王更是如此。这次天象异变,更是给周懿王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恰逢当时天灾不断,在浩大的自然灾害面前,人才显得如此渺小。周懿王()疑神疑鬼,以为天神要来索命,于是他便下令在周都镐京的西北方向重新选了一处位置,然后大兴土木营建新都槐里。本来王朝统治就已经岌岌可危了,况且国库空虚,他的这次迁都举措可以说为日渐衰落的西周雪上加霜。

  心急火燎的周懿王没等新都槐里完全建好,他就迫不及待迁都于此。但人算不如天算,即使他搬离了镐京,新都槐里依然灾祸不断,暴雨、冰雹那都是家常便饭,不断传来牲畜被砸死,人都被冻死的消息。周懿王更加郁郁寡欢,寝食难安。最终在迁都的第二年忧郁而死。

  那么多年的自然灾害和兵灾已经让原本就岌岌可危的西周更是千疮百孔了,诸侯叛乱、百姓怨恨、君臣离心,统治腐败,从而引来了西周数百年以来的首次政局动荡姬辟方篡位,虽说自西周立国后,周公旦就制定了礼乐制度,早早就确定了嫡长子的继承制,但是姬辟是周懿王的叔父却能成功篡位,这一点 足以说明了西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