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那些事儿》故意忽略的历史,明英宗将救命恩人下狱拷打

畅销书《明朝那些事儿》,曾详细记述了明英宗朱祁镇在土木堡之变,被瓦剌俘虏,和锦衣卫袁彬患难与共的事迹。可惜,因为作者个人对朱祁镇这个皇帝的偏爱,便将他重登皇位后,对袁彬的恩将仇报,省略不提。

当时数十万大军溃败,朱祁镇身边信臣,非死即逃。唯有一个锦衣校尉袁彬留了下来。

这时的袁彬,已接替父职做了十年的校尉而不得升迁,年纪也到了中年;其个人奋斗前途显然非常有限,绝对不属于大明帝国官场中春风得意的那类人。不论从哪方面,都是几十万北征大军中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明朝那些事儿》故意忽略的历史,明英宗将救命恩人下狱拷打

 

朱祁镇之前信用的一个女真族太监喜宁,投靠瓦剌人首领也先,成了侵略者手下红人,尽告边关守备详情,给瓦剌军出谋划策,同时对朱祁镇各种迫害刁难,欺凌故主。

汉奸太监:喜宁

《明朝那些事儿》故意忽略的历史,明英宗将救命恩人下狱拷打

 

袁彬顶着喜宁的压力,对朱祁镇不离不弃,将他照料得无微不至。

朱祁镇在寒夜难以入眠,是袁彬解开衣襟帮他暖脚;每逢随军到车马不能行的泥泞地,是袁彬背着朱祁镇前行;朱祁镇遥望星空长吁短叹时,是袁彬时时宽慰,打消他寻死念头;

袁彬阻止朱祁镇自杀:

《明朝那些事儿》故意忽略的历史,明英宗将救命恩人下狱拷打

 

朱祁镇和瓦剌人的各种交涉,都由袁彬做为中间人一力承担,尽心竭力为他筹谋;

朱祁镇写给孙太后、代宗朱祁钰、众群臣的书信,都是请袁彬代为起草和执笔;

也先想招朱祁镇为妹婿,又是袁彬苦口婆心劝说,让朱祁镇婉拒此事,因此不致有“生为俘虏,却贪恋敌寇女色”之嫌,损伤自己声誉;

也先宴请朱祁镇,袁彬挡酒

《明朝那些事儿》故意忽略的历史,明英宗将救命恩人下狱拷打

 

他的竭诚无私和赤胆忠心,让朱祁镇对他依赖备至,如幼弟对长兄一般依赖,将他当做了自己的生活支柱。两人出入同行,寝则同床,几近形影不离。

喜宁因此怀恨在心,有次唆使也先,要将袁彬五马分尸。朱祁镇放下大明天子尊严,苦苦哀求,跪地哭诉,让也先饶了袁彬一命。还有一次袁彬受了风寒,朱祁镇急得用身子紧紧抱住他,发了一身大汗,竟然好了。苍天亦庇佑善人矣。

袁彬保护朱祁镇,怒斥喜宁

 

《明朝那些事儿》故意忽略的历史,明英宗将救命恩人下狱拷打

 

也先俘虏朱祁镇后,野心膨胀,更欲南侵大明,挟制朱祁镇攻宣府、攻大同,令他在关下叫门。幸好两关守将拒不开门。其后,喜宁领瓦剌军改道攻紫荆关,四日破关,杀守将孙祥,打通了直抵北京城之路。一路沿途不知多少黎民百姓,因此惨遭瓦剌军蹂躏。

又是袁彬定下计策,诱使喜宁充任替瓦剌勒索大明的使节,同时密信于谦,请于大人帮忙斩了这个奸佞小人,也为北京保卫战的胜利和瓦剌军的败退,除掉了一个狡猾劲敌。

这样相依为命的日子持续了一年,朱祁镇回国了,不出意料地被囚入南宫。袁彬也理所当然地仅升一级,被授予锦衣卫百户,他的功劳和忠诚,在瓦剌一年的传奇经历无人在意,或刻意不被在意。就像通常那些偶尔跃入历史大潮的小人物一般,终究要回到碌碌众生中去。

几年后,夺门之变,朱祁镇复辟为帝,改元天顺,立刻对袁彬升官加爵,让他掌管锦衣卫,为都指挥,所请之事无不听从,各种厚赏。先赐给他原内阁辅臣商辂的居所,又特意为他别建宅院,并时常将袁彬召入宫中,谈论当年患难时事。

《明朝那些事儿》故意忽略的历史,明英宗将救命恩人下狱拷打

 

可惜,故事到这里发生了转折,不再是一个蒙难皇帝和护驾忠臣终得圆满的童话故事。

袁彬首任妻子廖氏早死,王氏是朱祁镇生母孙太后的弟弟,国舅爷孙显宗的姻亲,在母家呆到26岁时,经朱祁镇介绍,赐银三百两为聘礼,嫁给袁彬做续弦。

至于《明实录·英宗实录》里那个「隰川王朱逊熮次女为太平县主,配袁彬,命袁彬俱为宗人府仪宾」的记载,很明显只是同名同姓的另一个袁彬,按大明朝惯例,宗室女当时早已经不嫁给实职官员很多年了。

所以,一些人由此吹嘘的朱祁镇对袁彬如何厚待,竟让他破例娶皇室县主,成为皇亲国戚的记载,其实也是子虚乌有。朱祁镇只是介绍了舅舅家一门亲戚中,一个以当时而论的大龄女老姑娘,给当袁彬续弦罢了。

【夫人姓王氏,讳慧全,武德将军、义勇右卫正千户钦之女,母申氏,亦京师甲族。夫人在室以淑哲闻,举止庄重,善女红,父母珍爱之。时宦族贵家,问者以数十,皆弗许。天顺丁丑,英宗皇帝复辟,今同知前军都督府事袁公文质,以扈以有功,初授锦衣百户,上甚眷之。一日入侍,上顾谓曰:“闻卿丧妻,今复娶末?”文质顿首,以未娶对。因言王氏有女最贤,且为孙显宗姻家,显宗锦衣指挥,圣烈慈皇太后之弟也。上召显宗谕之,即赐银三百两,彩缎表里八,俾为聘纳礼,夫人以是归袁氏。】——《镇国将军袁彬妻王氏墓志铭》

袁彬并不是什么县主仪宾,却反而因为这桩婚事遭受无妄之灾。他的新岳父,武德将军、千户王钦,打着袁彬旗号,四处招摇撞骗。

朱祁镇最信任的锦衣卫首领门达,一直视袁彬为眼中钉,便奏请朱祁镇,将袁彬定为此案主使,将他下狱,然后判决袁彬徒刑,需花钱自赎,还复原职。

这一投石问路后,门达认定袁彬自持的护驾旧恩已不足道,便再接再励,给袁彬加上了受贿请托、收受逆党石亨曹钦等人贿赂,用官府木材建私宅、向督工的宦官索要砖瓦、夺人子女为妾等等罪名,对袁彬严刑逼供,此时年近花甲的袁彬,被拷打得遍体鳞伤。

对此,朱祁镇居然只一句话,「随便你怎么整,人别弄死,给我活的就好。」最终,袁彬被削去官职,流放南京。

所以从古到今,颇有些竭力洗白朱祁镇其实“是好人”的论者,努力将瓦剌这段岁月时,他和袁彬这段境遇渲染得如何有情有义,如何君臣情深;偏偏对两人故事最后的结局,要么一笔带过,要么一字不提,甚至有将朱祁镇特意嘱咐“饶袁彬一命”,也当做他顾念旧情的佐证。

哪怕三观和智商稍稍正常的人,也会觉得这是比“朱祁镇交待儿子明宪宗替于谦平反”,更可笑的笑话。朱祁镇这样的人渣,只怕连做人的基本良知都不具备,肯定不是好皇帝,居然却是“好人”?呵呵。

袁彬到了南京,闲住无事,开始回忆和整理当年和朱祁镇的点滴,将他们在瓦剌时的经历写成《北征事迹》,是后世研究这段重要历史的第一手史料。行文字里行间,并没有丝毫的怨愤,反而带着怜悯和温情。或许也只有沉浸于这种回忆中,他才能真切感觉到瓦剌时那个寒夜中搂着自己哭泣颤抖的那个少年人,并不是高举皇座九重不食人间烟火的天子。

直到朱祁镇死后,明宪宗朱见深即位。门达失去靠山,被众臣群起弹劾,被罢职流放,而袁彬得以平反昭雪,官复原职,重新掌管锦衣卫。袁彬还是一如既往地厚道与仁恕,特意去给门达送行,对这位差点致自己于死地的老同事,赠送大笔程仪。

之前的锦衣卫缇帅,大都弄权索贿,声名狼藉,天下苦之。而在朱见深在位的二十三年里,袁彬治下的锦衣卫却异常安静,尽忠职守,大有长者之风。

【未几,英宗升遐。言者劾达罪,举埙事为证。达谪死南丹 ,彬复旧职,代达总卫事。】

《明朝那些事儿》故意忽略的历史,明英宗将救命恩人下狱拷打

 

根据江西宜丰出土的袁彬之母邹氏、继妻王氏墓志铭,袁彬首任妻子廖氏早死,次任妻子王氏,并有何氏、甄氏两个侧室。

王氏生于宣德辛亥年(1431年),于天顺丁丑年(1457年),也就是26岁时,经朱祁镇介绍,赐银三百两为聘礼,嫁给袁彬做续弦。死于成化十八年(1482年),时年52岁。

袁彬生有两子,长子袁勋为王夫人所生、次子袁熹为侧室何夫人所出,相继被特许继承了锦衣卫都指挥佥事之职。袁勋取了一代名将、靖远伯王骥的孙女。

另有五个女儿,长女、次女、三女为发妻廖夫人所出,嫁给的姻亲都平平,当是袁彬发迹之前便以许人。四女是王夫人所出,嫁给了定国公徐永宁之孙徐世英,五女是侧室甄夫人所出,嫁给西宁侯宋恺。

长期以来,很多人误信《明史·袁彬传》里「(成化)十三年擢都督佥事,莅前军都督府。卒于官。世袭锦衣佥事。」的记载,而且不会断句,就真的把成化十三年(1477年)当成了袁彬的卒年。其实这个记载是错误的。

一直到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四月,袁彬才在左府都督同知任上告老致仕。成化帝朱见深特许他儿子袁勋袭锦衣卫都指挥佥事之职。

【成化二十三年夏四月:左府都督同知袁彬乞致仕,许之。命其子勋袭为锦衣卫都指挥佥事。旧例都指挥为流官,不世袭,彬自陈其功,为子勋陈乞。有旨彬随侍先帝,始终效劳。既告老致仕,其令驰驿还家,勋许袭为都指挥佥事,锦衣卫管事。】——《明实录·宪宗纯皇帝实录》

弘治三年(1490年)八月,因为袁勋去世,袁彬又请求让他次子中书舍人袁熹袭职,兵部认为国朝无此旧例,只是先帝朱见深一时特恩,可一不可再。而弘治帝朱佑樘是出名厚道人,以袁彬功殊,特许袁熹再袭一辈。

【弘治三年八月:右军都督府致仕都督同知袁彬奏:臣尝侍先帝于北,颇有微劳,得旨命子孙世袭都指挥佥事。近长子勋袭职已故,乞令次子中书舍人熹袭职。下兵部议,以为国朝旧制都指挥例不承袭。勋所袭出先帝一时特恩非旧制。上曰彬随侍皇祖有功,其准熹再袭都指挥佥事一辈,后已之。】——《明实录·孝宗敬皇帝实录》

年届九旬高龄的袁彬去世时,已经是朱祁镇的孙子在位时了。这时德高望重的他,是大明的光禄大夫、上柱国、左军都督,其母邹氏、其妻王氏都被封为一品诰命夫人,两个儿子被特许世袭锦衣卫都指挥佥事。除了没有被封爵,前半生碌碌无为的小人物,一番跌宕起伏的传奇经历,终究也算是位极武臣,寿终正寝。

袁彬逝后归葬故里,和他父母妻子的墓地,现在还在江西宜丰县,上刻【诰赠光禄大夫上柱国左军都督袁公讳彬、诰封一品夫人袁母王氏太夫人神道】。墓群还有很多御碑,刻了袁彬自撰《恭纪恩荣铭》。

男儿汉大丈夫行事坦荡,对得起自己良心,对得起祖宗家国,则奸佞或负你,君王或负你,苍天大地不会负你,斑斑青史不会负你。因此,这终究是个好人终有好报的幸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