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之乱,哱拜想当第二个李元昊,可惜大明并不是弱宋

万历二十年,明朝宁夏副总兵哱拜与其子哱承恩发动叛乱,杀死宁夏巡抚党馨等人。由于哱拜在宁夏居住二十年,其影响力极为巨大,其发动的叛乱瞬间便成燎原之势,宁夏、广武、灵州等地接连陷落。一时之间,大明朝的西北地区烽烟四起,局势开始渐渐糜烂。

哱拜与哱承恩父子二人气焰十分猖狂,他们一边派出兵马四处攻城掠地,一边又写折子向朝廷奏报说宁夏巡抚党馨私吞军饷激起兵变,妄图颠倒黑白,隐瞒其造反作乱的真正目的。

此外,哱拜与哱承恩父子本为蒙古后裔,为了确保能够割据宁夏效法北宋时期李元昊建立西夏,他们还秘密与北方蒙古诸部勾结,引蒙古首领著力兔等部落南下进入河套地区,从而使得叛军声势更加浩大。

宁夏之乱,哱拜想当第二个李元昊,可惜大明并不是弱宋

李如松

一、宁夏叛乱的背景

明朝中期,其开国之初的武勋贵族渐渐凋零,而文官集团因为其得天独厚的优势而逐步成为了掌控国家政治的主力军。在朝堂力量此消彼长之下,“以文抑武”的思想开始渐渐成为各个朝廷大政方针的主流思想。如此一来,朝堂之上文官和武将便形成了相互对立的两大集团。而这一点在党馨和哱拜之间体现得尤为明显。

哱拜原本是一员蒙古猛将,后来不得已投降了明朝。当时的宁夏巡抚王崇古看重了哱拜的勇猛善战,对他十分的倚重。当时明朝与蒙古鞑靼正在河套地区进行激烈的交锋,而哱拜也没有辜负王崇古的信任,在对自己老东家蒙古鞑靼部作战的时候异常勇猛、屡立战功。基于哱拜如此优异的表现,王崇古对于哱拜一方面越发倚重,一方面又对于其行为越发放纵。

宁夏之乱,哱拜想当第二个李元昊,可惜大明并不是弱宋

 

哱拜本性桀骜不驯,现在有了王崇古在背后撑腰,行为便越发的乖张。他在宁夏多有横行不法、欺男霸女之行,弄得民怨沸腾,百姓敢怒不敢言。

但是接下来好景不长,在王崇古去职之后,接替王崇古的党馨对哱拜这员蒙古降将充满了敌意,双方几乎是从一开始便势成水火。党馨先是从军事上对哱拜进行钳制,比如将其骑兵部队的战马换成劣马,或者将哱拜父子的战功进行剔除等等。此外,党馨还安排人检举哱拜父子的各种不法行为,其中因为哱承恩强抢民女一事,党馨更是直接处罚哱承恩挨了三十军棍。

按理说,党馨若是单纯挤兑哱拜父子也不至于酿成大祸,毕竟你是巡抚,人家只是一个副总兵,平日里人缘也不好,针对了也就针对了。但是偏偏党馨这个人对待军队似乎有种天然的敌意,他不只是针对哱拜父子而是对整个宁夏的军镇都采取一种刻薄的态度。尤其是党馨曾经和宁夏督储道兵备副使石继芳两人狼狈为奸,长期克扣宁夏地区驻军的军饷;更可气的是他把本该发放用于三年时间过冬的冬衣、布、花银,总量消减为一年。

要知道,宁夏地处西北,冬天十分寒冷,驻军将士们不仅要防备敌人,还要挨饿受冻,更有可能拿不到军饷……这就使得宁夏军镇上上下下对党馨等人恨之入骨。

宁夏之乱,哱拜想当第二个李元昊,可惜大明并不是弱宋

 

二、宁夏之乱是明朝中叶以文抑武策略的矛盾暴发

老天要让人灭亡必然让人疯狂,正是党馨的倒行逆施弄得整个宁夏成了文官和武将两大集团交锋的火药桶,稍有不慎便会爆炸。

而引燃这个火药桶的,正是哱拜父子!

此时,在宁夏还有另外一个人——靖虏卫刘东旸!刘东旸做为军中一名普通军官,平日里很得士卒拥护,而他本身做为军中一员就是党馨等人剥削的受害者,所以其对于党馨的所作所为极为愤慨。

而这个时候,哱拜父子找到了刘东旸,教唆刘东旸实施兵变。其实哱拜父子是要利用刘东旸在汉人士卒军中的威望,从而弥补他们两人影响力的不足;而刘东旸则是希望借重哱拜父子两人的超强战力,从而为其割据宁夏增加胜算!就这样,哱拜父子与刘东旸双方一拍即合,三个人开始在军中大肆煽动士卒对党馨等人的仇恨,从而为叛乱做准备。

终于……在1592年二月十八日,以刘东旸、哱拜父子为首的叛军在宁夏举起反旗!这是血色的一天,在这一天里,宁夏叛军冲入城中四处烧杀,尤其是巡抚衙门的诸多官员多数死于叛军屠刀之下。宁夏巡抚党馨亦被叛军拿获,被杀身死。

宁夏之乱,哱拜想当第二个李元昊,可惜大明并不是弱宋

 

三、开战

对于宁夏的叛乱,朝廷先是措手不及,继而又感到极为震怒。一方面是因为事发突然,朝廷全无预判;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刘东旸、哱拜父子竟然勾结蒙古诸部引狼入室。

不过,万历皇帝在处置此次事变当中却表现出了极为坚决的态度!那就是——一个字,打!朝廷出兵,坚决平叛!

你一个小小的刘东旸、哱拜父子竟然还想学李元昊!可惜……大明不是大宋!

其时,三边总督魏学曾统领各路人马围剿宁夏叛军。原本魏学曾是想将叛军分化瓦解之后逐个击破,但是万历皇帝等了四个月觉得进度太慢,于是撤换掉魏学曾改由叶梦熊总领宁夏平叛事务。

在叶梦熊的调配之下,这一时期两大名将走上了舞台,一个是麻贵,一个是李如松。麻贵是抗倭名将,其威名不在戚继光之下,而李如松嘛……当时名声不显,但是他却有一个大名鼎鼎的父亲——大明蓟辽总督,李成梁!

叶梦熊安排麻贵负责阻击南下支援哱拜父子的蒙古鞑靼首领著力兔,而让李如松统领各路精兵直扑宁夏剿灭匪首刘东旸和哱拜父子。

要说这个麻贵着实能打,在李如松出兵宁夏的同时他便迅速击溃了著力兔所部的蒙古人,并把他们一路赶到了贺兰山一线。如此一来,李如松没有了蒙古人在侧翼的掣肘,当即全军出击,一路势如破竹很快便打到了宁夏城。

到了这个时候,实际上刘东旸和哱拜父子已经基本上到了穷途末路的最后关头,不过偏偏这三人战斗意志十分顽强,他们领着麾下残余的士卒依托着宁夏城坚固的城墙死守,硬是打退了官兵的多次进攻。

此时,麻贵和李如松二人合兵一处,将宁夏城团团包围。他们搜集了三万个沙袋一路沿着城墙堆砌,待沙袋堆得和城墙差不多高的时候,便命令部队沿着沙堆向城墙发起冲锋。尽管如此,叛军依然拼死坚守住了城池。

接下来李如松想出了更绝的一招,据说这一招还是经过万历皇帝亲自批示同意了的:那就是用长堤将宁夏城围住,然后掘开黄河水灌向宁夏城。由于宁夏城地势很低,黄河水一灌进来顿时让这座城四周方圆几十里变成了一个大池塘!

宁夏之乱,哱拜想当第二个李元昊,可惜大明并不是弱宋

 

城墙在河水的浸泡之下出现多处坍塌,而李如松和麻贵在此期间又采取“围点打援”的战术,先后击败数万叛军的增援部队,此时此刻,宁夏城陷落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了。

而原本坐镇后方指挥的叶梦熊又想出了一个比水淹宁夏更毒的计策!他分别派人给刘东旸和哱拜父子送去了一封秘信。其中给刘东旸的信中说,哱拜父子狼子野心,你们都是被他父子二人所裹挟,若是你们能够杀死哱拜父子献城投向,朝廷一定会赦免你们的罪过!而给哱拜父子的信中却说,你们为大明朝立下过赫赫战功,现在刘东旸图谋自立,你们若能取其首级献于朝廷,朝廷是会原谅你们的!

小小的两封书信准确的抓住了叛军此刻绝望的心理,并给他们描绘出一条看似可能存在的求生之路!叶梦熊的“一石二鸟”之计用得恰到好处,其对于人心的把握之精准,尽显其名将风采!

在去信之后,哱拜父子和刘东旸果然自相残杀,刘东旸死于双方火拼,而李如松则趁机破城,最终将哱拜父子等一干叛逆尽数诛杀,宁夏之乱随即平定。

宁夏之乱,哱拜想当第二个李元昊,可惜大明并不是弱宋

 

四、战后

宁夏之乱号称“万历三大征”之一,对于明朝中叶的影响非常深远,这里要特别提到几点:

一是文官与武将的对立是此役的根源。文官集团在明朝中期已经成为掌控大明朝政的主要政治力量,而其自身的极强“排他性”使得他对军方、太监、皇帝等势力形成了多种交织的矛盾,使得明朝处于一种长期内耗的状态,国势日益衰微。

二是朝廷大臣对边军的剥削极大削弱了大明的边防实力。由于文官集团的刻意打压,使得明朝军方将领长期受到压制,各地部队粮饷、武器、装备、军费等长期被盘剥,从而造成大明朝军队日益腐朽,边防逐渐飞驰。正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后金才会逐渐崛起,为后来明朝灭亡埋下了隐患。

三是宁夏之乱消耗掉了“万历新政”以来大明的多年积蓄。大明于此役虽然最终获胜,但是在此期间却极大的消耗了明朝的财力、人力、物力,尤其是宁夏地区遭到破坏十分严重,无数百姓流离失所,这一役使得张居正主持改革以来好不容易为朝廷积蓄的家底儿几乎消耗一空,加速了大明朝滑向深渊的步伐。